首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企业疯狂“烧钱”,谁为资本狂欢买单?
2015
08-17

互联网企业疯狂“烧钱”,谁为资本狂欢买单?


笔者在广州,打车用UBER、滴滴、神州,时不时的优惠,可以经常体验免费的专车服务,甩的士几条街;午饭跟同事拼单叫外卖,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轮番上阵,最便宜的时候可以99减50,多人拼单最少平均6.5元一吨午饭。这是在广州,广州是北上广深中互联网行业最差的一个城市,那么在北京、上海、深圳又是有多少人跟笔者一样,天天享受着这样的优惠,那么问题来了:疯狂烧钱创业模式之下,最终买单的,并非这些活跃在台面上的投资人,而是其背后的出资人。

互联网企业疯狂“烧钱”

一个普通的周五凌晨,在看了EXO视频、刷完微博后,90后“北漂”姑娘钰涵困意袭来,她把身体重重地扔到床上。
她没有马上睡去,而是拿起手机,打开“回家吃饭”,下了一单。如果不出意外,第二天上午11点,外卖小哥将带着一份套餐出现在她的家门口。因为尝试一些创业新产品,钰涵不仅享受到了便利,还因为各种公司补贴大战让她省了不少钱,“工资没有变化,生活水准却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在钰涵“生活水准提高”的背后,是创业浪潮下创业者为获取用户和培养消费习惯,进行的巨资补贴。这种“烧钱”行为,是谁在为其买单?模式究竟能不能持续?

“北上广生活水平提高了”
“最近北京人民生活水平上升了很多,因为全世界的VC投了几百亿美元,基本都补贴给北上广的人民了。”360董事长周鸿祎称。
如果不是周末,钰涵会规规矩矩地早起上班。她的公司和住的地方很近,走路只需要20分钟,打出租车只需要起步价。
然而她更喜欢用一款打车软件——Uber旗下的人民优步。“因为人民优步更便宜,八九块钱就可以搞定,而且车主服务态度更好,经常会下车帮开门。”
与钰涵不同的是,“北漂”王欣更喜欢用滴滴打车,“15公里的路程,以前坐出租车要50多块钱,压力很大,现在用滴滴快车20多块钱就能搞定”。
推广初期,滴滴打车的优惠力度更大。第一次打专车,王欣从五道口到知春路,15块钱的车程,只花了3块钱。“还有一次从五道口去798艺术中心,第一次坐顺风车,只花了5毛钱。”两次的打车经历让她印象深刻。
在北京,像他们一样的上班族有900多万人。每天早上,大多数人都会像潮水一样涌向地铁站,在污浊的车厢空气里,屏息贴在别人身上。
北接天通苑,贯穿北京城南北的地铁5号线,被称为北京最拥挤的线路。而在去年,王欣每天都要在这条线的车厢里备受煎熬。
让王欣享受到方便的不止有交通。在一周的时间里,王欣有4天会用饿了么订饭。因为饿了么正在持续促销,经常“满30减10”或者“满50减23”。“会过日子”的她有一次订了一份50多块钱的烧烤,减免后只付了20多块钱。
王欣和钰涵,他们因尝试一些创业新产品,工资没有变化,生活水准却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在7月22日新京报举办的寻找中国创客论坛上,360董事长周鸿祎直称,“最近北京人民生活水平上升了很多,因为全世界的VC投了几百亿美元,基本都补贴给北上广的人民了。”
清科研究中心的一项数据印证了周鸿祎的说法,仅2015年上半年,中国创投市场投资金额共计82.45亿美元,其中北上广深四地融资额共59.76亿美元,占全国72.5%。

互联网企业疯狂“烧钱”

互联网企业激战“不差钱”
钰涵和王欣生活水平提升的背后,是创业者为获得用户,进行的资金搏杀。
“以前我做杀毒的时候,觉得免费就已经够颠覆的了,现在一觉醒来发现,创业者玩的是倒贴钱。”周鸿祎在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的论坛上说。
事实上,“烧钱”大战近年悄然兴起,愈演愈烈。以出行为例,2013年,滴滴和快的曾掀起一轮补贴大战,前者补贴最高峰时每单补贴12块钱,基本覆盖了多数城市的出租车起步价。而快的则宣称,永远比对手多1块。
据接近滴滴打车的人士称,从2013年产品上市到2014年年底,滴滴花了15亿元的补贴,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2014年初。
虽然2015年滴滴快的合并,但补贴并未停止。资料显示,2015年3月,滴滴快的向专车用户发放了价值10亿元的代金券。
为了招揽司机,滴滴快的烧起钱来同样不遗余力。一位滴滴专车司机告诉记者,“2015年初,补贴额度在1.3-1.8倍浮动,遇到刮风下雨,最高能到两倍,乘客出多少车费,平台就给多少补贴。”当时,他月收入一度能到七八千块钱,其中补贴就占到了两三千。
在专车领域,滴滴快的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市场占有率排第二的Uber。作为外来者,Uber是少有的能在中国站稳脚跟的互联网公司。
Uber的背后是财力雄厚的百度。2014年以来,Uber融资总额超过40亿美元,其中包括百度6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不差钱的Uber,烧起钱来同样毫不吝啬。
公开资料显示,Uber给予司机车费补贴额度曾一度在专车市场遥遥领先,最高达到车费的3倍。
烧钱换取用户的路数,也在“饿了么”上演。面对来自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的竞争,饿了么在用户补贴上持续发力。据饿了么公布的数据,2014年订单总量1.1亿,客单均价在30元左右。
而据新京报记者观察,饿了么目前给用户减免的金额,订满30的情况下,以10元以上为主。对半计算,2014年饿了么补贴总额超过5.5亿元,接近前四轮融资的6亿元规模。新京报记者据此向饿了么求证,但对方拒绝向记者提供具体数据。

谁在为这场“资本狂欢”买单?
疯狂烧钱创业模式之下,最终买单的,并非这些活跃在台面上的投资人,而是其背后的出资人。
投资人分为有限合伙人(LP)和普通合伙人(GP)。LP投资资本,但不参与公司管理,按约定获取一部分利润,但不承担超过出资之外的亏损;GP则负责具体投资管理,按比例收取管理费和分成,同时对公司亏损承担无限责任。简单来说,投资人的背后还有出资人。
在中国,出资人主要为企业。据清科研究中心一份关于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上半年,上市公司以25.1%的比例成最大资金来源,而公共养老基金(19.1%)和主权财富基金(17.2%)分列第二、第三。
有趣的是,中国富有家族及个人投资额占比达到1.5%。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告诉记者,个人投资人包括成功的企业家,比如顺为基金的出资人雷军。
更多的情况下,LP的角色由机构和企业承担。据投中研究院《2014年中国LP调查研究报告》显示,在境内LP群体中,企业投资者占比达60%,VC/PE投资机构占比20%。
经济学家曹和平告诉记者,出资人包括经常是作为战略投资商的行业内大企业。而有些传统企业,如果有富余的资金,也会做风险投资的出资人。“比如联想乐基金,就是联想拿出了1亿资金用于天使投资。”丁道师表示。
据曹和平介绍,有的金融机构热衷于风险投资,内部一般都有风险投资部,配置一部分资产用于风投,比如保险公司和境内养老资金。据投中上述报告显示,保险公司和境内养老基金是投资者最为期待的LP群体,两者各占16%的份额。
不仅是中国出资人,来自国外的出资人也纷纷参与进这场资本狂欢。清科数据显示,2014年,外币基金募资总额出现爆炸式增长,全年募资额为82亿美元,是2013年的5亿规模的16倍。2015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为27亿美元,略少于人民币募资额36亿美元的规模。

烧钱是“万金油”战术?
烧钱一是方便创业公司积累用户,二是培养消费习惯。但,有观点认为这并不适合所有行业。
“创业公司补贴烧钱,是要改变消费习惯。”原IDG投资人、孚睿基金合伙人李丰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年的电子商务,现在的O2O,都是这样。
“在很多领域,用补贴的方式获取用户是可行的,比如打车、代驾、外卖。”创新工场投资经理孙培麟告诉记者,“当用户和供给双方是流动的,双方之间不熟识,消费场景是一次性的。这种情况下,补贴是有效果的。”
曹和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基于线下的市场,从线下跳到线上,盘活现有的资源,是可取的。“比如电商,虽然不挣钱还倒贴钱,但从获取一客户的成本收益比看,平台还是赚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行业都适合补贴。“比如私教行业。”创新工场投资经理孙培麟告诉记者,“教练更需要稳定、高质量的客源,并不在意一两次图便宜的用户,这种情况下把钱补贴给用户,短期看来好像是客单量增加,但是来的用户留不住,对教练来说反而是种负担。”
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同质化竞争导致的恶性烧钱究竟有多大的价值。
百度李彦宏曾在一篇文章提到,在低技术门槛的创业领域,“大都是‘我砸钱’‘我发红包’,非常同质化。”
软银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炎则更加尖锐地抨击“烧钱模式”。他在上海的一个研习班上曾表示,用钱烧出来的需求不是真实需求。“在商业上,配送或生产一个产品或服务,所产生的费用高于收入的话,这个活动是难以长期进行下去的。如果收益小于成本,哪怕贴再多的钱也会赔掉。”
作为阎炎上述判断的佐证是,曾作为烧钱最疯狂的O2O领域,今年迎来一轮又一轮的死亡高潮,几乎每周都有机构发布榜单,刷新“死亡名单”。

资本狂欢背后的隐忧
巨额补贴之下的繁荣是否可以持续,这个问题,不仅困扰投资人,也让不少创业者忧心忡忡。
优乐养车的创始人、曾经创办团购网站满座网的冯晓海对记者表示,现在很多需求都是烧钱带来的伪需求,一旦补贴停了,需求可能都会随之消失。
“烧钱是把双刃剑,有可能烧死自己。”曾亲历团购网站“千团大战”的激烈拼杀的原拉手网高级公关总监刘晨亮说,企业烧钱,很多时候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疯狂的补贴大战之下,很多创业公司都难以为继。
事实上,刘晨亮的判断已经在爱拼车身上应验。在刚刚过去的6月,坐拥2000万用户的拼车平台爱拼车,因资金供给不足而停止服务。
“补贴的游戏,不是小公司能玩得起的。”阿尔法公社创始人许四清告诉记者,“大公司人力财力雄厚可能熬到最后,但大多数小公司绝对熬不到。”
实际上,即便是大公司,高额补贴也会带来巨大的财务压力。在上个月彭博社披露的一张Uber债务表显示,Uber在取得了4.15亿美元营收的情况下,营业亏损为4.7亿美元。
“烧钱获取用户只是一个渠道,最终要通过比较好的产品或服务体验,形成用户黏性,把用户留在平台上。”艾瑞咨询高级分析师王维东认为。
对于这轮资本狂潮下的创业,不少投资人也表示担忧,资本裹挟下,“动机不纯”的创业者越来越多。
用周鸿祎的话说,投资人是弱势群体,创业者有很多种手段折腾投资人。他自己就遭遇过很多“别有用心”的创业者,他甚至打算写一本书,把黑过他的创业者一一曝光。
徐小平说他自己也曾被人欺骗,“为了骗钱来创业的人不在少数,曾经有一个人拿了150万元,做了一年,他发现他也就为网站花了两万元,钱基本做别的去了。”

“现在的创业者中,异想天开的人特别的多,很多人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就要创业。有一点点想法,就可以要几个亿的估值给你看,拿着商业计划书就想骗钱。”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这些人又不是眼睛瞎的,哪能随便给你钱啊,所以一百份商业计划书99份基本都被拒掉。”

文/雍和众筹(本站有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