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视频直播的前世今生
2016
06-17

视频直播的前世今生


这些年,电商大热,商家的宣传途径从平面拍照到视频、短视频最后走进在线直播间,乘风破浪,圈粉无数。有人说视频直播是当下最大的电商风口,已经引起了市场巨大的震动。无论是从用户的增长,还是资本的涌入,以及各大平台的相继入场,都预示着这个行业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接下来我们就来扒一扒视频直播的前世今生。

视频直播

直播1.0时代:PC秀场直播

2005年,国内互联网行业快速成长,视频网站开启流量大战。专注于陌生人视频社交的9158异军突起,从网络视频聊天室逐步发展为以美女主播为核心的秀场。同时,YY从语音软件进军秀场直播领域,其公会模式下的网红流水线为很多后来者效仿。2010年,视频网站六间房转型为签约主播的秀场模式。目前,PC秀场直播已经形成了“YY+9158+六间房”的稳定格局,和以签约主播、虚拟物品打赏为主的成熟盈利体系。

直播2.0时代:游戏直播

2014年,YY剥离游戏直播业务成立虎牙直播,同年斗鱼由A站独立,二者成为游戏直播最初的双龙头。2015年成立的龙珠、熊猫通过抢占赛事资源、挖角人气主播等方式快速抢占市场。得益于国内游戏市场规模的快速扩张,游戏直播积累了超高的人气,已然成为电竞产业中不可或缺的角色。电竞赛事频繁、游戏用户粘性高,游戏直播具备极强的时效性和观赏性,是游戏直播成为传统秀场以外的第二个独立战场的核心原因。

直播3.0时代:移动直播、泛娱乐“直播+”

2015年,国内的移动视频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以映客、花椒、易直播为代表的APP受到了众多90后、00后用户追捧,“陪伴”与“分享”成为直播的新主题,爆发已经势不可挡。

随着智能手机和无线网络的发展,制约移动直播的技术瓶颈得以突破,直播的门槛大幅降低。从目前移动视频直播呈现出的强大吸粉能力和用户粘性来看,视频直播正在全面迈进了“随走随看随播”的移动直播时代。

由于视频直播不再限制于固定场景,泛娱乐领域“直播+”成为新的发展趋势。随着消费产业的热点从衣、食、住、行向文化娱乐消费领域转移,直播平台向更广泛的娱乐行业渗透,视频直播进入到越来越多的细分行业。

泛娱乐直播形态包括但不限于演唱会直播、赛事直播和综艺节目直播等。应用场景的多元化也意味着商业模式的拓宽,通过搭载不同的细分行业实现盈利模式的创新。

直播4.0时代:VR直播

随着Facebook、Sony等公司在VR硬件技术上的进步,VR技术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VR与视频直播的结合将成为视频直播领域的下一个风口。

与普通视频直播平面化的特点相比,VR直播将让扁平的图像变得饱满和丰富,用户能够沉浸到直播现场的环境中,逼真的情景将提升用户的兴趣和互动欲望,最终实现直播质量的升级。

在国外,部分VR厂商与实时赛事内容方合作,尝试在一些重要赛事上使用VR设备进行直播。去年10月,NextVR将VR技术应用在直播金州勇士和新奥尔良鹈鹕队的比赛。今年年初,NextVR又与NFL合作拍摄足球比赛。此外,三星利用VR技术播放了挪威冬季青奥会各类体育节目,包括速度滑冰、滑雪和跳高滑雪比赛。Google 也为旗下的 YouTube 添加了直播、全景视频和音频功能,以获得更多的用户观看和企业客户的广告收入。用户可以在 PC 上直接观看这些内容,也可以通过安装 YouTube 应用程序的安卓手机连接 VR 头显进行观看。YouTube高管尼尔·莫根(Neal Mohgan)表示:“从音乐家、运动员,到大品牌,创意者正在利用这项技术完成令人难以置信的作品。目前,通过360度直播视频,他们可以将更多粉丝直接带到自己的世界。”

在国内,微鲸科技力推VR体育直播,赛事内容包括中国国家队、中超联赛、足协杯赛、业余足球联赛等国内几乎所有重要足球联赛。花椒直播在近期的北京车展直播中融入了VR技术,实现了移动直播和VR技术的首次碰撞。未来VR技术在直播领域的成熟应用,势必将会为视频直播行业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巨头们都在你追我赶地发展着自己的直播平台,为了抢夺用户,任何可以提高直播体验的手段都不能放过,VR就是这样一个利器,加之巨头在VR领域的默默布局,直播平台上的VR大战并不遥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国内的视频直播行业正在飞速发展,下面我们再来研究一下国外的直播市场。

国外最早提供直播服务的公司是Ustream.tv,Justin.tv,Blogtv,Stickam和Mogulus,其中以Ustream和Justin.TV知名度最高。Ustream.tv成立于2007年3月,以直播现场节目和活动而着称。而Justin.tv起初是可通过直播进行实时群组聊天的网站,随着规模越大,主题也越发多元。

国外的直播平台开发早且品类丰富,但随着直播网站定位的清晰,直播平台的特色也在不断凸显。2011年6月,从Justin.tv的游戏主题频道分拆出聚焦于电子游戏直播的网站“Twitch”,Twitch正是国内外游戏直播的鼻祖。

国外移动直播的火苗在2011年已出现,当时Skype收购的Qik移动视频,已经提供了流媒体视频服务,并迅速获得500万用户,但由于手机硬件技术及数据流量的阻碍,并没有掀起移动直播的浪潮。

移动直播的应用随着互联网公司的布局才变得大众化。从亚马逊近10亿美金收购游戏直播Twitch,Facebook、Twitter积极布局移动直播应用,到近期IBM收购老牌视频直播服务商Ustream,以及谷歌即将发布提供视频直播服务的YouTube Connect,可以看出,视频直播成为互联网公司在社交应用上一颗非常重要的棋子。

互联网公司对直播的青睐,将使视频直播行业的竞争更为激烈,但同时也意味着,这一行业即将进入最为惨烈的淘汰赛阶段,很快会出现几家平台型企业或细分领域的独角兽。

除了财力雄厚的因素外,还因为互联网社交平台积累的明星和高知名度用户,能扩大直播影响力,Facebook不惜付费以鼓励明星和内容创作者使用直播功能。社交媒体根植于现有的社区、流量和资源基础,显然比单打独斗的视频直播企业更有优势。由于社交平台对直播应用的推广,国外视频直播逐渐正成为一种主流的社交形式。

无论你是否做好了准备,视频直播将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影响你的娱乐、社交、学习的方式。全民直播的时代即将到来……

新媒体时代,诞生了视频直播,催生了网红经济。移动互联网的当下,全民直播的时代已经到来。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斗鱼TV的在线人数超过1000万+,战旗TV在线人数约500万+,龙珠在线人数约400万+,虎牙在线人数约100万+,这似乎正在告诉着我们,站在风口的视频新媒体已经要起飞了。

视频直播为什么这么火?

视频直播为什么会在2015年得以爆发?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在信息传播速度飞快的新媒体时代,用户体验可谓是决胜的关键。微博的槽点在于社交性偏弱而官方媒体性太强,微信在非熟人社交上偏弱,而视频直播则把社交互动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可以发评论、弹幕、送礼物,甚至还可以通过视频直播一起做游戏,彼此可以分享自己、推销自己、表达自己,这种双向的实时互动,也只有通过视频直播才能得以完全的展现。

具体来说,首先视频比文字、图片、音频等内容带来的感官体验或冲击更大。从传播媒介或形式来看,视频本身就比文字、图片或音频等形式更容易获得传播。而在用户使用或体验层面来看,而短视频或移动直播更符合用户移动上网或手机上网习惯,更容易吸引用户关注。其次,融合弹幕等元素在内的短视频或移动直播更符合年轻人偏好。在大多数人看来,当前的视频直播内容,总体来说内容制作水平较差,如果没有弹幕及互动聊天等功能,这些短视频或移动直播是无法吸引到用户的。恰恰是由于当前的视频直播内容制作水平差,使得很多围观用户多了一份“游戏”或“娱乐”心态。通过观看短视频、移动直播以及进行实时弹幕,获得一种全新的视频观看体验,通过众人围观、吐槽的方式,形成话题焦点,获得一种综合的体验感受,而淡化了视频内容本身带来的直接影响。

而对于各路资本或资金来说,话题性、趋势性以及内容性则是吸引它们的焦点所在,一些草根网民借助短视频、移动直播等,摇身一变成为备受瞩目的“网红”,俨然成为一种全新的“造星”路径。而一旦引入明星元素,类似于如今火爆的各类明星真人秀节目,势必会吸引到更多的关注用户。比如,在此前热播剧《欢乐颂》开播前夕,剧中女主角刘涛曾在某视频直播APP亮相,迅速吸引了70多万在线观看用户,不仅在短短两个小时的直播中赚到了60万,更是一度引发该直播软件服务瘫痪,火爆程度可见一斑。更重要的是,除去明星真人秀外,对于烹饪、教育、旅游以及突发事件等各类垂直领域的专业内容直播,都有巨大的挖掘潜力。

从媒体角度看,基于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建立付费体系,一直是各路媒体转型的焦点所在,而从资本的角度看,更快速的资金流转及变现模式,则是它们追逐的焦点。

视频直播

新资本游戏

直播平台最主要的盈利模式,仍是打赏模式。很多自媒体也在微博、微信上通过打赏获得收入,只要主播本身不低俗下流,打赏是很正常的模式。除了打赏直播平台也会做其它尝试。比如主播在平台上讲股票,可能会收课程费用。很多明星、专家的直播内容,可以演变为秒拍视频的内容播放,通过贴片广告、广告冠名等方式获取收益。与直播平台共生共赢的主播,则通过分成、工资获得了不菲的收入,并成为一个新型的职业。

在传统秀场直播平台中,网站将各个虚拟包间承包给主播,主播通过各类表演令观众在线上商城中购置各类虚拟礼品,而后网站与主播对消费金额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分成。其中虚拟礼物付费是最主要的用户付费内容,如虚拟道具小喇叭、鲜花等的购买和KTV房间交易等。直播平台的巨额打赏案层数不穷。在2016年3月8日晚一位名叫Yang Hanna的韩国女主播一夜就被打赏超过40万人民币

在游戏直播平台中,增值服务是通过主播打赏、竞猜和粉丝等级制度共同作用。用户通过银豆、金豆来给主播打赏,打赏增加了与主播的亲密度,提升了粉丝等级,就可以获得直播间更高的特权例如绿色弹幕等。垂直类财经直播平台知牛财经采用打赏模式,主播通过直播财经内容累积粉丝,通过收取粉丝礼物打赏变现。

在游戏直播平台中,直播往往是职业的选手,属于某一游戏战队,这些战队选手与直播平台签约,有的签约费高至百万人民币,之后选手(主播)再与战队或经济公司进行比例分成。除了签约费之外,直播平台还会付给主播工资,一般每月定期发放数千元(当然具体的工资也与主播人气相关),但是主播需要完成一定频率直播。对于知名的电竞主播,如若风、Miss等,由于其掌握了大量的流量,所以他们的工资都在千万量级。当主播吸引大量用户观看,甚至达到万人级观看的时候,很多商家就会选择进入该频道做广告,因此主播可以借此收入一笔不菲的广告费。以Twitch为例,主播可以在自己直播的间隙休息时间,选择让Twitch播放广告。广告收益大部分归Twitch,也有一部分归主播本人。

视频直播

陷入“百团大战”

在过去一年里,视频直播行业经历“野蛮生长”:最初只有零星创业者,如今已经陷入“百团大战”的局面。据资料显示,2015年全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知的116个直播平台当中有108个获得融资。如今近百亿规模的直播市场预计于2020年,总规模将上升至1060亿元。

如此巨大的市场搅动了互联网行业的方方面面,BAT纷纷入局,新的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诞生,各家的估值也水涨船高,成立与去年5月的映客,在今年1月份的A+轮融资中获得6800万投资,成立仅短短8个月时间,估值已经到4亿,成立于2014年5月的易直播,也刚获得6000万元的融资,估值也达到4亿。

而在被统计的这116个直播平台中,90%依旧停在A轮及A轮以前,其中30%还处于天使轮阶段。谈及背后资本,像IDG、红杉等这样的投资机构,以乐视、暴风科技为首的上市公司像周杰伦、王思聪等这样的明星投资人都按捺不住兴奋趟了这趟“浑水”。

直播市场仅百亿,纵使有明星和网红加盟造成浩大声势,资本和各大直播平台在这并不算大的领域里共同布的这场棋局,殊不知早已是困局。满大街都出现了视频直播,同质化严重,市场愈加饱和的今天,如何留住用户,将这块蛋糕吃出新意,将是新媒体视频直播平台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同时,经历过“百团大战”、“O2O浪潮”的中国互联网,也将迎来“直播大战”,短短时间内,大量的资金及资深人士加入其中。一时的火爆程度,堪比当年的新闻门户、博客平台,那么,视频直播到底将会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董毅智律师 极客网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