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罗永浩你让锤子以后怎么做锤子
2014
12-08

罗永浩你让锤子以后怎么做锤子


 

锤子手机

2014年12月6日,14点,国家会议中心大会堂灯一暗,音乐没断,一阵骚动,他未出现。过了 4 分钟,罗永浩身着那一套标志性的“搭配”出现在了会场近 3000 人面前。这次的会议,主题是想说说锤子手机过去做了什么,有什么成果,做错了什么...其实在笔者看来,罗胖子还不是为了再一次利用事件来博人眼球,从他开始搞锤子手机开始,就不断的利用事件来炒作,只不过是骂声和吐槽声一片,在一定程度上,他跟于妈(于正)就是一个样的,反正最终效果,他们都已经达成了。对于新版《神雕侠侣》,吐槽声一片,谁最高兴,非于妈莫属。对于锤子手机,虽骂声一片,至少让大部分人都知道了这款手机,罗永浩,你可以捂嘴笑了。只是苦了锤子,以后没法安静的做个锤子了。

锤子手机

过去的六个月里,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罗永浩坦言,供应链以及生产和网络媒体舆论是过去六个月值得反思的两个部分,这直接导致了 T1 发布会后至今的“噩梦”。

他拿 T1 配件中的 USB 集线器举例,这个不起眼的手机配件良品率极低,间接导致了 T1 的低出货量。

公司 CTO 钱晨曾对罗永浩讲:“做出来和量产和两回事”。像他这个文艺中年做手机,以为能做出来就能量产。谁承想这背后的结果是——我的心在疼痛,像童年的委屈,他用崔健的歌词形容道。

明年的 T2,罗永浩准备先用资金囤货 10 万台后再开那个能“吹牛逼”的发布会。毕竟锤子卖的是设计和用户体验,不会因为赶着“某某芯片首发”而将产品提前发布。

除了产品,罗永浩笑着说自己在媒体处理上比较业余。有时候焦头烂额忙生产,遇到媒体打来的电话质疑,自己容易“情绪失控”。他和媒体的老朋友们吃饭聊天,想找出解决办法。

锤子科技先是招聘了专业的媒体公关,之后罗永浩交出了个人微博密码,外人看来他今后恐怕不会向之前那么“好斗”了。

从今往后,如果你想了解罗永浩的内心,恐怕只有他的回忆录才能满足你胃口了。

T1是一部怎样的手机?

他在 Keynote 上调皮的“调侃”了下王自如。“我们来看看 T1 的本质”,罗永浩说。

截至昨晚,锤子科技共销售出122063部 Smartisan T1,他预计明年新品上市前,这个数字有望到 20 万。

看得出来,罗永浩希望消费者能亲身体验一下 T1 再做评价和决策。目前锤子科技已经和顺电展开合作,他希望你能在一个适合的场景下体验它。之前大飛曾报道锤子明年将开设线下零售店。在演讲前,大飛和现就职于锤子科技、前 Apple Store 的同事又聊到了这件事。明年,我们可能最先在某家与 Smartisan 品牌契合的商区见到他们的零售店。

罗永浩拿“庚 Phone”和“崔健的手机”举反例,说 T1 不是粉丝手机。他还抛出了一个观点,大飛觉得这里有必要单独拿出来加粗。

他们不是我的粉丝,他们是某种信念、某种价值观、某种理想、某种人生态度的粉丝,他们来到现场,是知道从我身上能看到这些东西。

天生骄傲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理念?

不少人拿“天生骄傲”耻笑锤子科技和罗永浩。锤子科技的部分员工对他抱怨说:“你这么牛逼,带着大家伙跟别人干啊!”他解释其实连公司的员工都不了解到底什么是天生骄傲。

“我们在安兔兔上的跑分是 4607,这和同行们三、四万的分数相差不少。有些公司投资跑分软件然后拿高分儿出来炫,这种既当裁判又当选手的事儿我们不干,这就是天生骄傲”,罗永浩说。

大飛不知道身在电脑或手机前观看视频直播的你怎么想,但他说完这句后,国家会议中心现场的掌声维持了好一会儿。

罗永浩说当 T1 系统监测到开启软件跑分时,会自动降低 CPU 功耗。他笑着说:“我们不跟你玩儿”。

不只是跑分这件事儿,那些把误判点球故意踢飞的运动员、被伤者讹诈但日后依旧会在大街上救人的司机都是他眼中天生骄傲的代名词。

“我今年 42 岁,准备向不作恶继续努力 20 年”,他外表平和但内心一定激昂着说。

为了告别的聚会,告别的到底是什么?

罗永浩的卡通形象背影深入人心,但他要和之前说“拜拜”。他把今天的演讲定义为罗永浩个人身份的告别。

锤子手机

锤子科技最早的一批技术员工在 2013 年 3 月 27 日的 Smartisan OS 发布会前萌生了去意,但他们给罗永浩的评价是:“虽然很傻逼,但人确实是一个好人。”

“既然他自己都没提出吃散伙饭,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提”——这是那些员工们的原话。罗永浩说当时有些员工准备跳槽,但由于最新的一轮投资,让他们知道这个胖子除了傻逼、是个好人,还能“骗钱”。

当他判断理想主义、情怀和商业之间的关系时是这么说的:

如果我们成功,很大程度上,这是正派、体面、原则性和理想主义的成功;因为价值观方面的原因,我们得到了太多不合一般商业逻辑的支持和帮助。

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上的不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获益没有丝毫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和情怀的失败。

当我们的商业能力和那些巨头没有多少差距时,理想主义将所向披靡。


文章来自36氪http://www.36kr.com/p/217588.html,本站有修改


发布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