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依法禁专车,是“合法之恶”
2015
01-08

依法禁专车,是“合法之恶”


多个城市纷纷宣布快的滴滴等打专车服务属于“黑车”运营,那我倒是想问,为什么会出现网招专车,没有需求,也自然不会出现这项服务。高峰期打车难问题,你们解决了嘛,好不容易有个稍微好服务缓解这个问题,就因为监管不到,碰了蛋糕,直接给一棒子打死。互联网,你监管不住,封;电影电视盒子你监管不住,封;现在打个专车也玩这套,够了!


一个事情,如果本身是恶的,是不善的,仅仅是因为被法律所纵容,它依然还是恶的,不善的。“非法之善”依然善,“合法之恶”依然恶,比如依法禁止私车自由进入出租车市场,维护垄断特权,就是典型的“合法之恶”。

依法禁专车,是“合法之恶”

记者:近日又有多个城市宣布滴滴专车等服务属于“黑车”运营,认定私家车通过打车软件拉活属于非法运营,并要加以严查严打。你怎么看?


胡释之:这就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充分展现某些权力部门的霸道任性,可以尽情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打车难是谁造成的?也很明摆了。滴滴专车等创新性出租车服务,让众多饱受打车难之苦的消费者便捷地享受到换代升级的优质服务,感受到冬日之暖,感激还来不及,怎么就黑了呢?专车司机通过优质服务挣取良心钱,怎么就黑了呢?如果这叫黑,天底下还有什么不黑?人们的一切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可以被认为是黑。这才真够黑!


当然你会说,此处的黑,黑在非法。那我们就要问,如果一个法律,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视作非法,那到底是谁有问题?如果一个法律,不是保护受害者,而是制造受害者,这样的法律还能叫法律吗?这样的法律和恐吓又有何区别?记住,法律不是正义的源泉,法律本身必须符合正义,不然就会变成,谁掌握立法权谁就可以尽情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权力即法律,法律即真理”。这叫滥权,这可不叫法治!


我们要严格区分“禁止的恶”和“实质的恶”,莫把“禁止的恶”轻易等同于“实质的恶”。一个事情,如果本身是善的,是不恶的,仅仅是因为被法律所禁止,它依然还是善的,不恶的,恶的是法律本身。相反,一个事情,如果本身是恶的,是不善的,仅仅是因为被法律所纵容,它依然还是恶的,不善的。“非法之善”依然善,“合法之恶”依然恶,比如依法禁止私车自由进入出租车市场,维护垄断特权,就是典型的“合法之恶”。


所以说,如果专车之黑,只是黑在被禁止,那么要取缔的不是专车,而是要取缔那些禁止他人自由进入的垄断特权,那才是真黑真恶。坚决加以取缔才是恢复正义的深化改革之举。


出租车公司暴利是垄断租金,不是靠自己真本事


啥也不干,光是卖牌照就能挣大钱,这显然不是在创造价值,而是在攫取财富,阻扰他人创造价值,不是社会进步的发动机,而是社会进步的沉重负担和阻力。《人民日报》都看不下去了。


记者:《人民日报》近日就发文呼吁打破出租车号段控制,取消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


胡释之:《人民日报》都看不下去了,可见不改真是不行了。但它的表述还是容易产生一些混淆。现有出租车公司之恶,不在于说它是暴利,而在于它是靠阻止别人追求暴利而获利。自由市场中,暴利并不可怕,有暴利只能说明你创造的价值高,有真本事,要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就得有层出不穷的公司都不断获取暴利,那社会才会进步得快,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会提高得快。


相反,没有暴利,大家挣的都差不多,那才说明市场活力不够,大家都能力平平,没有什么创造力,反倒是令人担忧的不好消息。不是谁都配获得高利润的,利润就是个筛选器,让资源和财富自发流向上进的企业,带动社会进步。


现有出租车公司的所谓暴利,实际不是利润,而是垄断租金,靠的不是自己的真本事,而是靠牌照控制,靠限制他人自由进入。啥也不干,光是卖牌照就能挣大钱,这显然不是在创造价值,而是在攫取财富,阻扰他人创造价值,不是社会进步的发动机,而是社会进步的沉重负担和阻力。真正放开市场,它们还能盈利,还能活下来吗?怕是很难。可见其挣钱能力并不强,更别说挣取暴利,它们只是寻租能力强,不然它们也不用害怕市场放开。但改革和进步的逻辑就是,享有垄断特权的既得利益者越是不愿意放开,就越有放开的必要性。废除牌照控制,开放出租车市场,势在必行,这才是政府该赶紧干的事。


现有出租车公司全员寻租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现有出租车公司是全员寻租。所以他们会激烈地反对开放市场,他们会积极地呼吁政府打击“黑车”。在他们的逻辑里,没交份子钱就是“黑车”。


记者:开放市场,不但出租车公司有意见,出租车司机也挺有意见,沈阳的出租车司机近日就以罢工的方式对“滴滴”“快的”专车的勃兴表达不满,认为分了自己的蛋糕。你怎么看?


胡释之:虽然要给出租车公司交份子钱,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现有出租车公司是全员寻租。所以他们会激烈地反对开放市场,他们会积极地呼吁政府打击“黑车”,因为这会冲击到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垄断地位。在他们的逻辑里,没交份子钱的就是“黑车”。


创新的过程,用熊彼特的话讲,是“创造性毁灭”的过程,不破旧也就无所谓创新。但我们不能只看到“毁灭”的一面,而忽略“创造”的一面。出租车司机的愤怒就在于只看见了“毁灭”的一面。


要“破坏”出租车司机的生意,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禁止他营业,比如把他的车给砸了,这是纯破坏,真破坏,乘客也因此享受不到原有服务。还有一种办法,是我来提供更好的服务把他的生意“抢”走,这在他看来是破坏,但站高点看,是净创造,是乘客享受了更好的服务。


而现在呢,就是出租车司机希望政府用第一种办法来阻止创新者营业,来阻止创造。但阻止创造才是真正的最大破坏,才是真黑。


不废除出租车牌照不是真改革


对出租车牌照进行公开拍卖或是扩大牌照发放量,只是在改变垄断租金的分配方式,只是在改变寻租方式,只是在增加新的特权利益群体,或是用新的特权利益群体替换旧的特权利益群体。这不是真改革。


记者:也有人提议对出租车牌照进行公开拍卖,或是扩大牌照发放量,比如把滴滴专车等服务也纳入牌照管理。你怎么看这些建议?


胡释之:我想这只是在改变垄断租金的分配方式,只是在改变寻租方式,只是在增加新的特权利益群体,或是用新的特权利益群体替换旧的特权利益群体。这不是真改革,改革是要废除奴役,而不只是改变奴隶主的组成结构,或是扩大奴隶主的规模。


呼吁开放市场,不是要为当前的创新者、破局者争取特权地位,让他们也成为受到政府特殊保护的既得利益者,而是要为未来开路,让创业创新成为权利,而不是特权。滴滴、快的能够进来挑战和淘汰现有出租车公司,我们也期望未来会有更好的公司进来挑战和淘汰滴滴、快的,这才是开放市场的本来用意,催促大家永远创新、永远进步。


(胡释之:宏观经济学者)


※新闻背景:-----------


北京多部门约谈“滴滴专车” 认定属非法运营


近日,北京交通执法部门进一步严查以“专车”名义从事出租运营的违法行为,多次违规的企业还将被约谈。昨天上午,滴滴专车有关负责人被交通委运输局、市公安局网安部门等约谈。


被认定黑车可罚两万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表示,私家车借助网络平台和手机软件预约租车,提供的是门对门、按次计费、按里程计价的服务,实际上就是提供出租车服务。


而根据《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除了正规出租车之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提供出租车服务。因此,专车服务属于未取得运营资格擅自从事非法运营。简单来说,“专车”就是黑车。


从1月开始,交通执法总队将集中主要执法力量加大对各类“黑车”的打击,并有针对性地重点检查“易道用车”、“滴滴专车”等利用叫车软件非法运营的“黑车”,“克隆出租车”,盘踞在重点场站地区扰序“黑车”等三类严重扰乱出租汽车运营秩序的行为,一经发现一律依法从严查处、高限处罚。按照对非法运营的处罚,查扣车辆属于“黑车”的最高罚款2万元。


网安部门加入约谈


昨日,滴滴、易到等打车软件公司回应,所有“专车”车辆都属于有资质的汽车租赁公司,驾驶员来自劳务派遣公司,具有正规运营资质。


根据2014年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发布的《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严禁把私家车辆或其他非租赁企业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而打车软件运营企业则利用该管理办法这条规定,将加盟车辆挂靠在租赁公司,通过打车软件这个平台,将车辆和司机合在一起,从事出租运营。


北京市交通委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这种方式看似绕开了管理规定,但从事的还是出租车服务,这就属于非法运营,就在打击范围。


他说,依照《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370号)》第4条,利用网络平台和手机软件预约租车属于未取得运营资格擅自从事非法运营。


昨天上午,交通委运输局以及公安局网安等部门已经约谈了滴滴专车有关负责人。“我们对这种网络公司没有执法权,但可以移交有关部门处罚。”该负责人说。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本站有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