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36岁IT男猝死厕所,同志们,要保重啊!
2015
04-07

36岁IT男猝死厕所,同志们,要保重啊!


说来IT男真不容易啊,虽然工资高,但是工作时间长,长时间面对着电脑,社交圈小,不擅长于人沟通,大部分还没有女朋友,怎一个惨字了得呀。IT男经常工作到深夜两三点估计都算正常,但这样,真的行么,精神能抗住,身体也抗住不的,这不,深圳一36岁IT男就猝死在厕所马桶,为赶项目,真的够拼,活活累死。搞互联网的,又何尝不是,兄弟们,工作固然重要,但身体更重要,人都没了,要那么钱来干嘛。下面是36岁IT男就猝死厕所详细资讯。

36岁IT男猝死厕所

3月24日一早,深圳36岁的IT男张斌被发现猝死在公司租住的酒店马桶上面,当日凌晨1点他还发出了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张斌是清华计算机硕士,生前就职于闻泰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下称闻泰公司),负责一个项目的软件开发。据其妻子闫女士说,张斌经常加班到凌晨,有时甚至到早上五六点钟,第二天上午又接着照常上班。闫女士认为,张斌猝死与长时间连续加班有关,“他为了这个项目把自己活活累死了”。

最后时刻

凌晨1点还在发邮件 早上被发现猝死

今年36岁的张斌是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学士、清华大学计算机应用专业工程硕士。2014年5月加入闻泰公司,10月份被公司指派到南山科技园展讯平台参与华为项目的封闭开发,负责封闭开发项目的软件开发管理工作。

据死者家属介绍,由于项目进度紧、难度大,作为该项目的软件负责人,张斌经常加班加点,且没有加班工资。公司租了附近酒店用于项目开发期间的住宿。

张斌妻子闫女士称,从项目组微信群及邮件中的记录看,张斌经常连续加班到凌晨两三点甚至早上五六点,短暂休息后上午又开始工作。

“连续几个月没怎么休息,难得春节有假期,但年初三就开始加班了。”闫女士说,公司不断催促进度,施加压力,最终导致悲剧发生:3月24日凌晨约1点钟,张斌发出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后,不幸猝死。

闫女士提供的微信记录以及邮件截图显示,张斌经常直到凌晨还在讨论工作,下班后只能吃路边的麻辣烫或者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最后一封邮件的发送时间是3月24日0点56分,标题为“重要紧急———B133版本没有通过华为T R5验收”。

据闫女士回忆,当日凌晨0点多,她跟张斌还通过一次电话,张斌问了家里和小孩的一些情况,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张斌的同事李丽(化名)说,3月24日凌晨0点40分左右,她跟张斌还在办公室加班,张斌说感觉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我当时还有事情需要处理,看到他脸色有点苍白,就让他先走了,我们平常很多时候都是一起下班的。”

张斌回到酒店之后,又发出了一封工作邮件。此后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

闫女士再次得到张斌的信息时已是他的死讯。24日上午10点半,闻泰公司的人事工作人员郑小姐给她打电话,告知她张斌出事了,尸体已经被送到了殡仪馆。闫女士说,她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了,整栋楼都听到了她的惊叫声。

随后她从派出所获知了事情的简要经过:24日上午8点40分左右,酒店的工作人员进去清理房间时,发现张斌趴在马桶上,已经死去。

张斌的法医学死亡证明书显示,张斌符合猝死。

死前一天

他跟妈妈说:“我太累了”

去年10月,张斌刚将年过70岁的父母接到深圳生活,想给父母一个幸福的晚年。那时女儿也刚刚出生,张斌踌躇满志,一家人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家属介绍,张斌从18岁离开父母到外面求学工作,仅有这半年陪伴在父母身边,但其实这半年他在家的时间也很少。

张斌的姐姐说,“半年了,怕打扰斌的工作,我连电话都不敢给他打,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年春节因为斌加班,一家人也不能团聚。”

“半年多了,他就来姐姐家呆了10分钟。”张斌的姐姐回忆道,最后一次见面是张斌去世前一周的周日,也就是22日。“看到他,我的心都碎了。满头白发,长发齐耳。我说,你的发型怎么跟周星驰一样,你怎么这么沧桑。斌还是那样憨厚地笑笑,说太忙了,没时间剪。没想到那天的见面竟成永别。”

闫女士称,张斌走前的那个周日跟妈说了一句话:“我太累了。”他一般在周末回家一次,拿一周的换洗衣服。这次周六晚上回来,本来准备周日上午回公司加班,但他太累,起不来,便休息了一天。

周一一早,妈妈给张斌收拾好一周的衣服,送进电梯,未料这一送竟成永别。“本来约好的等三月底项目结束了,全家人一起出去玩,没想到项目到了尾声,他人也倒下了。”闫女士说,张斌多次说,“等忙完了,带爸妈出国旅游。爸妈等啊、盼啊等来的却是他永远的离去。”

各方说法

家属说

他把自己活活累死了,公司却太冷漠

“斌的为人很好,事业也在稳步上升中,很多公司邀请他加入,待遇非常优厚,对加班时间也有限制。可是斌的责任心太强了,对公司太忠诚了,作为项目负责人他要把项目做好,他婉拒了一家又一家公司,为了这个项目把自己活活累死了。”闫女士说到这里,已泣不成声。

闫女士认为,张斌身体平时并没有什么毛病,猝死与在公司连续长时间加班有分不开的关系,但公司的表现却令他们寒心。

“斌去世当天,上午10点多家人才得到公司通知,说人已经被送到殡仪馆。亲人们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直到傍晚才在殡仪馆见到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老母亲只看一眼就晕倒在地。”闫女士称,自张斌去世之日起到现在,公司高层迟迟不露面,没有对年近七旬的老人、半岁的孩子、悲痛的爱人进行安慰、照顾。“申报社保还要家属推一步动一下,到现在资料还没准备齐全,把事情推给一个律师,律师也从不积极主动与家属沟通。”

昨日下午6时许,南都记者联系上张斌的上司刘先生,刘先生情绪激动,称自己与张斌有七八年的感情,对于张斌的死深感痛苦,希望家属与闻泰公司尽快达成一致,让死者入土为安。但对于长时间持续加班的问题,刘先生则拒绝置评。

同事说

很多时候会工作到凌晨甚至更晚

张斌的同事李丽说,他们长期加班的情况的确存在,11点钟下班都算是早的了,很多时候会工作到凌晨甚至更晚。另一名同事也表示,特别是最后半个月,因为项目紧张,很多人周末也没有休息,基本都用来加班。

“现在加班的情况有所缓解了,我们上下班时间比较正常,6点多就下班,加班也不会超过9点。”李丽还透露,张斌出事后公司换了一个酒店,现在没有那么多人住了,目前也没有人因为这件事情离职。

律师说

若去世前长时间加班,应视为工伤

广东君一律师事务所律师管铁流认为,尽管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才视同为工伤,但如果能够证实死者去世前存在长时间持续加班的情况,那么也应当视为工伤。

张斌的最后时刻

3月22日

张斌回了家,就跟妈妈说了一句话:“我太累了。”

姐姐半年多没见过弟弟了,她发现张斌已是满头白发,长发齐耳。张斌说:太忙了,没时间剪。

23日

一大早,妈妈给张斌收拾好一周的衣服,送进电梯。张斌说,等3月底忙完了,带爸妈出国旅游。

24日凌晨0点多

妻子跟张斌通过一次电话,张斌问了家里和小孩的一些情况,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24日凌晨0:40

同事李丽(化名)跟张斌还在办公室加班,张斌说感觉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24日凌晨0:56

张斌回到酒店之后,发出了最后一封工作邮件,标题为“重要紧急———B133版本没有通过华为TR 5验收”。

24日上午8:40

酒店工作人员清理房间时,发现张斌趴在马桶上,已经死去。

24日上午10:30

张斌妻子接到闻泰公司的电话,告知她张斌出事了,尸体已经被送到殡仪馆。

采写:南都记者 郭锐川


来源网易新闻